老街市点缀菊城古风韵_新闻频道_中山网

老街市点缀菊城古风韵_新闻频道_中山网-北京快乐8-信誉平台


老街市点缀菊城古风韵_新闻频道_中山网 香山风物“锹田种桑满村南,绿蕉红蓣杂橙柑.果熟教郎贩远去,桑叶教侬勤饲蚕.”《榄溪竹枝词》里的诗句,这样描述了清代乾隆年间小榄农商贸易的景象.富庶的菊城,明清时期的商业已很发达,一些地名迄今印刻着往昔的商贾气息,譬如朝市街、晚市街、鸡鸭市街、三角市街.在这个湛蓝如洗、荼薇花香的春分时节,在桑基鱼塘遍布的“天下第二名乡”转型为传统制造强镇、时下又朝着“菊城智谷”特色小镇方向升级的时代背景下,记者走入这些老街市. 三角市街. 朝市街. 晚市街. 晚市街. 小榄墟市自成一派明清时期,小榄已是香山县的主要物资集散地之一.据清《榄屑·乞存要地呈》《榄屑·都司移署》分别记载:“榄都虽蕞尔一乡,然外以存香山之门路,内以联省会之声息,所关非细.”“孤村外环巨海,烟火万家,税居通县三分之一.”其境内有“三墟六市”,即下基桑墟、大榄茧墟、东庙丝墟与大榄市、行流朝市、聚源晚市、三角市、泰宁市、下基市.史料谈及,至清中叶小榄墟市已闾阎鳞次,商贾云集,交易规模不亚于县治,仅“茧市岁入百余万两”.是时,香山县的传统墟期,按邻近墟市互不重复以利商贸的行规,以农历每隔三日为一个墟期.譬如,境内的下栅、大涌定为一四七,南朗、沙溪定为二五八,石岐、黄圃定为三六九.相较之下,小榄显得很特殊,可谓“天天皆市,日日是墟”,只因这儿多为固定店铺,亦有流动商贩.追根溯源的话,小榄墟市规模壮大涉及时局之因素.明初,随着当地屯田军兵落籍,人口剧增,飞驼岭下林埗附近的一大片区域渐成“市井之地”,客栈、酒业、食铺等云集.“林埗酒家”,成为明代榄溪八景之一,史书称“不减太白酒楼,相如酒肆,灯烛辉煌,澈夜不灭”.时至明嘉靖年间,葡萄牙人在澳门开埠,小榄随之掀起了种桑育蚕的热潮,蚕桑、塘鱼、水果、畜产等行业日益发达.此后的清代,由于解除了蕃舶禁令,当地市面上的舶来品日趋增多,进出口商贸红红火火,小榄因此在岭南地区声名鹊起.小榄的墟市,旧时还或多或少承载着“向官完税”“募资办学”等功能.据《榄屑》所述,小榄乡兵守土之始,“工食出自食肉之家,每买猪肉一斤,屠户扣银二厘,逐屠积算以充乡兵之饷”.此外,不少墟市由当地望族或乡绅兴建管理,因此有抽佣收租一说,以支持庆典活动、宗族祭祀、坊间办学等地方公共事业.据《香山县志续志》记载:“(榄乡)李氏两等小学,光绪三十二年设立常年经费一千七百余元,由各祖尝及主帅庙心石祖桑市提拨.”“李氏佑启初等小学,宣统三年设立常年经费八百五十元,由李心石祖祠前原有之桑市砰佣拨充.”据《小榄镇志》所述,改革开放后,当地相继诞生了一批批村镇企业,发展迅猛,期间斩获“中国乡镇之星”“南方锁城”“中国五金制品产业基地”“中国花木之乡”等荣誉.特别是近10年来,新经济气候日趋明显,现代化商圈逐渐增多,互联网浪潮越发澎湃,这改变了小榄居民原有的生活方式及消费心态.受此影响,小榄旧墟市、老街市的人气今非昔比,不过古韵依旧. 新市. 斑驳街旧市井味道昔日“三墟六市”中的聚源晚市,部分区域曾名打锡街,如今化身为一条长110米的晚市街.宽约4米的晚市街,静谧,它的东端与车流人流密集的新市路接驳,形成鲜明对比.街口处,有一间烟熏火燎数十载的老食店,供应粥粉面云吞甜点.惬意的午后阳光,斜照着老食店的玻璃窗,斑驳的光影浅浅地倾泻在几张饭桌上.饭桌上,有一支石湾米酒和4个杯子,还有一壶茶,一旁的老人饭后在闲聊.朝晚市街里面走,只见八九间杂货铺或熟食店在营业,有一位戴着棕色帽子的老人已然在店内的躺椅上酣睡.行至街尾,新市市场出现在眼前.至于与聚源晚市呼应的行流朝市,部分区域如今同样化身为长90米的朝市街.东起于新市路的朝市街,紧挨着晚市街,二者的概貌大同小异.朝市街的西端,连着鸡鸭市街.这条街始建于明末,长140米宽2米.街如其名,这儿旧时为售卖鸡鸭家禽的区域,如今难觅踪迹.过去,由晚市街、朝市街、鸡鸭市街等横街竖巷组成的这一片区域,被当地人俗称为“大市”.自明代中期开始,“大市”便是小榄最为繁盛、最具市井味道的地方,云集了日用杂货、鞋帽布匹、住宿旅业、茶楼饮食、纸品印刷、山货药材、蔬菜水果、鱼虾家禽等各式行当.时下,在这一片曾经热闹逐渐内敛的区域,仍可见到菊花肉、菊花糖和玫瑰糖等传统小吃的摊档.随着近现代行政区域的调整划分,“大市”所在的商业街区如今归属于新市社区.一个不变的“市”字,承继着这儿悠久的商贾历史.贯穿其间的新市路,见证了种种风云变迁.这条路始建于明末,上世纪50年代后期得以拓建,一度易名为幸福路.此后,道路两旁的旧式民房经“穿衣戴帽”改建为“假骑楼”形式的商铺建筑.营业至今,不少商铺的墙面已经泛黄,招牌倒是换上时新的,颜色不一.埠头林立曾经畅旺三角市同属“三墟六市”阵营,不过它不在新市,而在滘口涌岸边.明代中叶,滘口涌一带初步形成小规模的农贸集市;明末清初,随着小榄商贸的进一步外联内通,沿线大小不一埠头临水而建,涵盖谷米、油盐、酱醋、浆粉、棉麻等农副物资,当地史书称之为“因水成衢,自成市井”.这些店铺,多分布于滘口涌岸边的三条街,就像一个三角形,由此催生了三角市之名.在民国初年之前,三角市一直是舟楫往来、百货并集的畅旺模样.不过,后来受周边其他市集崛起以及抗战时期日军侵占小榄等因素的影响,这一带的大部分店铺相继关闭搬迁,滘口涌至今弥存,三角市早已消散,只留下三角市街、三角市横街等些少路标痕迹让人追忆.三角市所在的滘口涌,只是小榄水网的一个分支.与三角市一样,当地纵横交织的河道,过去同样助推了泰宁市、下基市、东庙市、回澜市乃至下基桑墟、大榄茧墟、东庙丝墟这些农贸交易场所的发展.时下,尽管上述墟市已不复存在或改头换面,但这不妨碍它们成为榄乡特有的历史注脚.值得留意的是,小榄各条河涌沿线堤岸依然保留着不少构造各异的埠头.民居门前屋后,沧桑拱桥之侧,悠悠江水之上,这些埠头多由长长的条石错落有致地砌成,有的条石还凿有拴缆绳之用的孔眼.